森纸烤奶

希望你能认真又勇敢的去喜欢一个人

【昊健】毕业快乐

祝各位高考的男孩女孩们高考顺利!

01.
斑驳的树叶漏出点点日光,折射在青石板路上,虚虚浮浮,影影绰绰。董子健单肩背着一个书包,头上有一小撮毛不安分的翘起,手里拿着一本英语书。刚刚买了早餐,一杯豆浆和两个生煎,他将英语书夹在胳膊下,费力地从兜里掏出十元,找回的钱胡乱抓了一下就放进书包里。好心的老板娘看他是在不方便,手脚麻利的又抽了一个塑料袋将早餐放在一起。董子健感激的看了她一眼,这样子背书倒是方便多了。右手手腕上挂着他的早餐,左手抓着书,长长的弯曲的白色耳机线从耳朵上垂下。

从早餐店出来绿灯正好灭了,他也不急,现在马路牙子上小声地背起了书。绿灯重新亮起,董子健仰天打了个哈欠,快步穿过马路。他不太喜欢春天,太容易犯困了。

迷迷糊糊的走进校园,刚上楼梯就被一个冒冒失失的学生撞了一下肩膀。他撞那一下倒是不疼,但董子健悲催的发现他的豆浆晃了几下之后洒了大半出来。刘昊然满怀愧疚的看着被他撞到的那个倒霉蛋匆匆将英语书夹好,笨拙的翻出纸巾来擦拭,又想起什么将英语书放在扶手上,书本顺着扶手渐渐滑落,啪嗒一声掉在地板上。刘昊然正要走过去帮忙,王俊凯大吼一声,“刘昊然你快点儿!老班来了!”刘昊然也急了,一边飞速奔上楼一边冲董子健大喊,“同学有事来找我啊!高二六班刘昊然!”

02.
董子健最终还是没能下得去手将豆浆扔了,袋子都变得黏糊糊的。董子健两三口解决了生煎,小口小口的啜饮着豆浆。去讹一下小学弟吧。董子健想。几班来着……哦…高二六班啊。

待会儿考政治,董子健对于这一科还是挺自信的所以大胆的用复习时间来胡思乱想。对于他来说,找人真还不太容易。时间不允许啊。

雪白的试卷纷至沓来,董子健轻不可闻的叹了口气,在试卷左上角工工整整的写上自己的名字:董子健,高三四班。教室里瞬间只能听见沙沙的落笔声。教室门口用粉笔画了一个醒目的牌子。

距高考还有54天。

董子健抬起头似乎有一秒钟的感伤,下一秒又重新投入到题海去。当再抬起头时,54被擦掉,用红色粉笔重新写上了53。仿佛在无声地催促着,风吹起试卷翻转的声音,时间像沙漏里的沙子,一点一点的流逝了。

03.
当与一个人有了交集之后,好像在哪儿都能看见他。一周的时间,董子健见了刘昊然不下五次。有时从走廊接水回来,听见操场上的呐喊。有时能找到他,有时看了几眼就匆匆略过。高考生的每一分每一秒都很珍贵。于是再一次见到他就到再下一周了。

一周的早餐为了省时间,董子健都是白水就三明治,做几道题才心不在焉的咬一口。终于在一个饿得饥肠辘辘的中午毅然起身去了食堂。排着长长的队伍百无聊赖的背起了历史。

“诶是你啊。”脸庞倏的放大,少年笑的见牙不见眼。片刻的微怔后,董子健才想起这谁。……娘的这不撞翻自己豆浆那冒失的臭小孩嘛。

“不好意思。”刘昊然笑得理直气壮,在身后小女生脸红红的注视下正大光明得插队。对于他出卖色相这一行为董子健不予评价。蹙眉背书时课本突然被人抢走。

“日!”董子健忍不住,摸摸抱怨这臭小孩怎么长这么高。
“高三四班……董啥?”课本上只有一个潇洒随意的董。
“董子健。”好不容易抢回课本,董子健理了理衣领,气呼呼的背对着他。
“你还比我大耶。”董子健向前又走了一步,“可是你看起来好小。”刘昊然快言快语。

……
“你可给我闭嘴吧你!”

04.
董子健端着托盘顺利地找到一个角落的位置,刚坐下不久刘昊然就跟过来了。对于他这种不请自来的行动董子健翻了个白眼,沉默着在物理练习册上写写画画。

“师哥认真吃饭。”刘昊然伸出筷子敲了敲他的托盘,眉目严肃的要去风纪委员。
“你别管。”董子健眉眼里多了几分倦意,他想起他高一的时候,也是这么肆意随性。每天抽空做几道题,累了就几个人勾肩搭背去打打球,晚自习一下课就沿着环城河走路回家,看流云飞鸟,点点星火。上了高二之后时间突然变得紧了起来,每天骑自行车上下学,一边骑一边背政治。

刘昊然将那本物理练习册还给他好看的眉眼有些有些不言而喻的骄傲。“师哥你这辅助线画错咯。”旁边写着正确解法,少年字如其人,龙飞凤舞,骄傲张扬。董子健颇有些讶异,他竟然对了。

他们一起走回教室,高二高三并不在同一层楼,但相距也不远。“师哥别背了,疲劳过度,会考试失误的。”

“嗯,”董子健疲倦的揉揉眼眶,“你去买瓶矿泉水给我吧,就当陪上次的豆浆了。”刘昊然回来的很快,大概是跑进去的,脑门沁出了一层薄薄的汗珠。“这瓶请你喝,下次再赔豆浆。”

他们在楼梯口分道扬镳,刘昊然走了几步回头张望,董子健微微曲着背,大概又在背书了。

董子健回到教室,不出他所料,除了几个是去食堂的,其他都在座位吃三明治,食不知味。仿佛离开座位已经成为了一种奢侈。他们的班主任终究是心疼他们,不由分说就让他们赶紧休息一下。很多人趴在课桌上,枕着试卷就睡着了。睡着前董子健模模糊糊的看了一眼,倒计时已经到49天了。他头一歪,沉沉的睡着了。

05.
高三生每一天都在试卷里度过,累了就打个盹,睡醒洗把脸继续写,昏昏沉沉的也就到了周日了。董子健的生物钟一向很早,醒来就看到静悄悄躺在手机里的一条未读信息。“师哥一起去奶茶店复习吗?”不用看就知道是刘昊然,只有他会喊自己师哥。董子健看了一眼堆积成山的试卷,行啊。

穿过树影斑驳的街道,董子健推开奶茶店的门,扑面而来的冷气使他打了个冷战,刚找到一个靠窗的位置坐下,就看到匆匆赶来的刘昊然。要了两杯椰果布丁奶茶,刘昊然在董子健旁边坐下,安静的动笔写作业。小小的奶茶店里全是为了考试奋斗的高中生,这种氛围连服务员都忍不住放轻脚步。中途有几个小孩想来蹭网,刚推开门看到这种景象愣了愣,很乖的关上门离开了。

解完最后一道大题,几天没好好睡过觉的董子健终于忍不住,头歪了歪便枕着手臂睡着了。手上的笔咕噜噜滚到桌子边缘,眼看就要掉下去被刘昊然拾起,看向身侧人安静的睡颜,将手机调成静音模式对着拍了一张。贴心的将一本习题册摊开在他脸上,挡住了刺眼的阳光。董子健睡得极不安稳,哼哼唧唧了一会儿终究还是醒过来。迷迷瞪瞪的抓着刘昊然问,“我睡了多久了?为什么不叫醒我?”“太累了你,多睡会儿总不是什么坏事。”刘昊然轻松地笑着,“也就两小时。”董子健松开了手,不得不承认,两小时的睡眠放在以前他根本不会在意,但现在他至少不会犯困了。

从奶茶店出来回家,董子健在红绿灯下耐心的等待,顺便吸了几口奶茶,满嘴都是软软糯糯的珍珠。偶然抬头被阳光刺得眯起了眼睛,退后了一小步正好被树叶挡住。风吹过发出簌簌的声音。

夏天到了。

06
时间转眼又过了二十四天,董子健与刘昊然彻底熟识了,互加了微信QQ,偶尔也会抱着一堆一堆的复习资料一起去复习。董子健的时间越来越少,学习越来越紧张,已经一个星期没有好好吃过早餐了,午饭也草草应付。果不其然,当天晚上他就胃疼了。强忍着吃了几片药就爬上床躺尸。待好了一点就打电话给刘昊然。刘昊然赶来时头发乱糟糟的,看样子才刚刚睡醒。他有点内疚,想着下次再补偿刘昊然好了。

“你大人呢?”刘昊然又气又急,董子健一看就是没有好好吃饭,原本圆圆的充满生气的脸瘦了些,下巴似乎尖了,黑眼圈更重了,脑门由于疼痛沁出了一层薄薄的汗珠,捂着肚子一副生不如死的样子。

刘昊然给他灌了一瓶热水之后挽起袖子一副大义凛然的样子去了厨房。董子健还有些好奇,人不可貌相啊,他竟然会做饭?十分钟后,他笑惨了,两碗煮的很好看的方便面端上。

“你煮方便面啊哈哈哈哈哈哈我还以为你有什么大招呢哈哈哈哈,煮方便面谁不会。”
刘昊然瞪了他一眼,“少废话,你会做干嘛不吃早餐?”
董子健不做声了,许久才慢悠悠的挑起一小簇面,“时间不够啊。”
“那以后你的早餐,小爷我承包了。”

董子健抬头看他,意气风发的少年眼里闪着光,闪瞎了董子健的24k纯金狗眼。
“好啊。”

07.
刘昊然说到做到,每天早上都买好早餐爬上七楼给董子健送去,然后再跑回教室。董子健在靠窗的位置。刘昊然来时发现他写题就会轻轻的敲敲玻璃窗,从窗口里递进去。缩在窗边看他吃完了,揉揉他的头毛才舍得离开。教室里的窗户是开着的,偶尔刘昊然孩子心性,会站在窗口看看小师哥为题目苦恼时给他指划一下,落下一个轻飘飘的笨。也不是所有题目都会写,站在一旁看着就也开心。

下午放学有时会来找董子健一起回家,要是他还没下课,就站在走廊上,脚尖百无聊赖的画着圈。董子健有时为了节省时间干脆在教室待到上晚自习。刘昊然就会买面上来,坐在他隔壁一起复习。后来养成了习惯,一到点就去买河粉。天上逐渐有星星闪烁了就回教室。高二的晚自习没那么早,他看着书就会不自觉仰头看天花板猜测董子健现在在干嘛,心里突然有些怅然。

08.
刘昊然还在上晚自习时,课桌内手机突然亮起,抬头望一眼正在写板书的老师,是董子健发来。一张图片,上面是很美的星空。“你在哪儿?”刘昊然右手轻敲着桌面,左手快速的在屏幕上敲打着。
“我翘了晚自习出来放松一下,高三压力太大了。”

看到这句话刘昊然想也没想就站起来,一脸抱歉的向老师请假,得到默许后出了教室骑着自行车一路飞驰。沿着河岸没多久便看到了一个穿着校服的男生,抱着腿坐在草岸上,听见声响回过头,看见来人倒也没有多惊讶,一双眸子倒映着星火。

“原来你也会压力大。”刘昊然戏堰的坐下,眼光投向不远处波光流转的河流。河水静静的流淌着,好像不管发生什么事都不会有变化。

“是人都会有压力啊。”董子健安静的像河水,幽远的目光投向远方。从什么时候开始的。每天一日三餐都是补脑的食物,看着母亲憔悴的脸庞又只能逼着自己咽下去;高一高二时每天早晨悠闲的时间没有了,同学们都在争分夺秒的写题,好像只有他一个人的悠闲是罪大恶极的,家里的篮球也早已积灰;他的睡眠也越来越糟糕,每天三四点才入梦,六点又要起床背单词了;时间也越来越少,高三生都恨不得一天48小时,黑板上的倒计时也只剩28天了;董子健有时也不忍,可是写着写着就开始打瞌睡是常有的事情。在高三,一切娱乐都是罪恶的源头,一切的休闲都是不允许的。

“昊然哪,我累了。”董子健躺在草地上,满脸的倦容。笑着对刘昊然说。那笑容极其脆弱,好像风一吹就会碎掉。刘昊然也躺了下来,瞬间视线就被头顶的星河和彼岸的灯火占领了,温柔的不像话。

“董子健,你以后想去哪里?”这是他第一次对他直呼其名,庄重,严肃。
“北京吧。那是梦开始的地方。”他阖上眼睛,“你呢?”
“一起啊,你去哪儿我就去哪儿。”

他们躺在草地上,头顶是漫无边际的星河,无言的过了好久,刘昊然轻声开口,“加油啊。”

董子健笑起来,“你也加油。”

09.
黑板上三个多月的倒计时终于归零了,学校一早就拉好了横幅,等着每年例行的喊楼结束就开毕业典礼。高三年级沉寂了一整年的楼层终于爆发出了一阵阵的欢呼。试卷和草稿本被抛到空中,纯白的纸飞机在半空中盘旋。学生们跑到走廊上大喊大叫,仿佛要将半年的苦闷全部宣泄出来。课本试卷被主人毫不留情的撕碎,洁白的书页纷纷扬扬的从头顶落下。

刘昊然从对面楼的办公室里出来,倚在走廊上看这场年度大戏。上面穿白衬衫的一个男孩看到了他,冲他露出一个纯粹的笑容。他动了几下嘴唇,他相信他能看懂。

师哥,毕业快乐。

毕业典礼上老校长絮絮叨叨的讲着考试的注意事项,礼炮心急的嘭的一声炸开,礼花飘落。校长也不恼,不动声色的提前结束了这一场漫长的讲话。1368只雪白的鸽子被放出,展开翅膀扑簌簌的飞向蔚蓝的天际,刘昊然坐在教室里,微笑着看着漫天飞的鸽群。

10.
炎炎的夏日极其难耐,考场犹如蒸笼一般,结束铃一打响,考生们便像潮水一般涌了出来,也昭示着这一场无声的战役正式结束。董子健轻快的离开了考场,焦虑的心情不知什么时候开始消散了。他回到学校收拾东西,正好赶上放学时间,边慢悠悠的走到刘昊然教室门口,和他一起并肩回家。

“考试顺利吗?”
“还行。”
刘昊然顿了顿。“那要不要和我在一起?”
董子健被他逗笑了,“刘昊然同学,这两件事有什么必然的关系吗?”刘昊然低着头,固执的等着他的回答。

“好啊。”董子健悠悠的回答,“你要努力,考上北京,我不在你身边,自己好好复习。早点儿来找我哈。”

“嗯!”董子健眯起眼,眼前这个意气风发的少年啊,还不知道自己要面临多少压力呢。他踮起脚,压了压他的肩,“加油!”

新的一场战役,开始了。

【END】

又是小森的叨叨时间!高产似母猪(好像也没有)之后就要消失一段时间专心备考啦!所以这篇文其实也是祝自己毕业快乐www最后还是要祝不管是高考中考小考还是普通毕业考的小天使们考出自己理想的成绩!不嫌弃的话这篇文送给所有考生。愿春风得意马蹄疾,一日看尽长安花!

评论(5)

热度(15)

  1. 戳你一下森纸烤奶 转载了此文字
    超级爱这篇文!表白太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