森纸烤奶

希望你能认真又勇敢的去喜欢一个人

【昊健】他师哥

爆字数噜,9000+
希望能甜到泥萌

00.
当红小生刘昊然有一个师哥,所有关注他的人都知道。因为他总是在大众面前提起他师哥,会笑的眉眼弯弯,盛满了温柔。

“我师哥是个很好的人啊。”
“他白净的像个书生,好像读过很多书的样子,但相识久了以后才发现,他的书都白读了。”
“他超级懒,能躺绝不坐,能坐绝不站。”
“他傻乎乎的很好玩,幼稚起来像个小孩,明明年纪已经不小了。”

从刘昊然的话语中可以零零碎碎的拼搭出小师哥的模样,他是能让刘昊然毫不吝啬他的笑的人,是让刘昊然一提及眼神都会不自觉柔软三分。

01.
最新的一段采访中,刘昊然终于告诉所有人,他师哥是圈内人。评论区顿时炸开了一群。

“天哪感觉师哥是个很温柔的人啊,为什么我不知道?!苍了天了啊啊啊啊啊!!!”
“刘昊然你藏什么藏咯,让你师哥出来!”

董子健躺在沙发上,看他师弟的最新采访,鼻子耸了耸,微不可闻的哼了一声。手机叮叮咚咚的响起来,用小指头想想都知道是谁。董子健懒得点开了,直接一个电话拨给了刘昊然。

电话只嘟嘟的响了两声就被接通了,“喂小董?”电话那头的声音还有些缱绻,还带着浓浓的鼻音。

“你感冒了?”董子健察觉到不对。
“没、没呢。”刘昊然小心翼翼的吸了吸鼻子,声音因为心虚而低低的。
“穿厚点儿啊,回头我给你寄一箱感冒灵。”
“哎呀小董我真的没有感冒!”刘昊然提高了音量,语速也不知不觉加快了。

半响那边传来董子健懒洋洋的声音,“在采访上一口一个师哥叫的多欢快,现在就开始恢复真面目叫小董了。”

刘昊然愣愣的抓着电话,才反应过来话题变了。“小董你看采访了?”刘昊然开心的在酒店的大床上打滚,语调都变得喜气洋洋。董子健忍不住笑了起来,他师弟啊,真是透明。情绪都写在脸上,透过动作或是声音就可知道。

他故意叹了口气,“小师弟真猖狂啊。粉丝还想人肉我呢。”现在在网络上,刘昊然的粉丝对他还真是越来越好奇了。除了时刻关注爱豆,还乐此不疲的关注着每一个跟刘昊然有关的艺人。

“那你发微博呗,就说刘昊然正牌师哥在此。”
“那我觉得我的手机就会彻底死机了。”

刘昊然软软的朝他撒娇,“师哥你说我们啥时候有机会一起合作啊??”

董子健认真的想了想,好像真没有。两个人黏黏糊糊的煲了大半个的电话粥,直至刘昊然经纪人来了才挂断。

董子健扣着沙发皮,还是忍不住掏出手机转发了一条微博。
@董冬咚:师哥在此,小师弟还不快点儿迎接?//@桃子采访:本期采访我们的迪迪刘昊然!迷妹们搬好小板凳,听迪迪讲他和他师哥的故事啦!

02.
刘昊然也没有想到,自己上次随口说的撒娇竟然真的变成了现实。

“啥啥啥这是啥...?!!!”刘昊然抖着邀请函问经纪人。

“一个综艺嘛。”
“呃..董子健??”刘昊然的声音有些颤抖。经纪人以为他不认识,好心的给他解释介绍。殊不知刘昊然现在的眼神亮的发光。“姐我爱你!什么时候开始录制???”他现在只要想到能和他师哥一起了,就开心的想要在地上滚来滚去,做梦都会笑醒。

那档综艺其实说白了,也没有什么的。国内很常见的综艺而已,但不管是当事人还是粉丝,都很开心。
“妈耶迪迪和师哥同框耶!!!”
“想看迪迪变身宠师哥狂魔。”
“抱着西瓜坐等开播。”

第一期节目大家彼此之间都还不是很熟,但几个少年孩子心性,很快就玩开了。等到第二期节目时,几个人的真面目都显露出来了。

董子健看着六七层楼高的攀岩塔,小腿肚子都在打颤。“我能不能不上去啊?”他鼓起腮帮软软糯糯的向师弟撒娇,企图让所有人放弃这个任务。恐惧一览无余。

刘昊然觉得他师哥怎么可以这么可爱啊。“不行啊。”

董子健的嘴角迅速耷拉下来,整个人蔫了吧唧的。等真正上去时,刘昊然嘴上不说,心里其实担心的。于是强行趴在董子健身上,“我申请在董子健后面。”语气正儿八经,末调却忍不住翘起,抱着人幼稚的晃来晃去。

“干嘛?笑话我呀?”董子健只要一偏头,就能感受到身后那只大型挂件的热量。
“不敢不敢。在后边保护师哥呢。”刘昊然一说话就笑,笑得虎牙都漏了风,处处彰显着他的小得意。

03.
爬塔时刘昊然全程护住他师哥,心里始终吊着一块大石头。董子健坚持着走完了全程,即使声音都在打着颤也要逞强说,“你师哥才不怕呢!”

登上塔后,刘昊然整个累的快要虚脱了。节目组却丝毫不管,直接将他们扔到岛上去了。看见荒岛,刘昊然心里那个长不大的小孩觉醒了,欢呼雀跃着在前面带路,像个对什么都好奇的孩子,见到木瓜也要激动一阵。一群人打打闹闹,竟然也不觉得累。趁着天还没黑,王俊凯大呼小叫着要去潜水。

刘昊然一个人在营地里生火,守着火堆的刘昊然不自觉的望向沙滩那边,几个人都在奔跑,只有董子健一个人慢吞吞的走在后面,笨笨的转来转去,在沙滩上留下一长串歪歪扭扭的脚印。

刘昊然瞅瞅玉米,被烤得金黄。顺手抓了一个趁其他人不在就给董子健送去。董子健笑得好看,捧着玉米像只小仓鼠一样啃了起来。
“好吃吗?”刘昊然其实也挺好奇的,他是不是吃什么都这么香?

“好吃。你尝尝。”董子健慷慨的将玉米递过来,刘昊然低头咬了一大口。“好吃吧?”董子健乐滋滋的,满足像泡泡一样,源源不断的往外冒。两个人歪歪斜斜得往回走,像两个醉酒的人一样。

夜色渐渐笼罩,王俊凯他们也回来了,一坐下就大呼小叫的嚷着肚子饿。董子健在一旁安静的啃玉米,啃完之后眨巴眨巴眼睛又想起什么,拽着刘昊然的衣角,“你摘的那个木瓜呢?”

刘昊然忍不住笑,“你还惦记着?”
“那当然啦。”
刘昊然将木瓜切开两半,细心的帮他剥了皮,董子健嗷呜咬了一大口,幸福的眯起了眼睛。刘昊然就着他吃剩那一点儿小口咽下,不能浪费嘛。

夜深了,玩累了的董子健早就在帐篷里睡着了。刘昊然轻手轻脚的拉开他的帐篷门,窸窸窣窣的声音吵醒了浅眠的张一山。不顾他惊讶的神情,帮董子健盖上了被子。退出去时,冲张一山顽皮的眨了眨眼,食指放在唇边示意他别出声。回到自己的帐篷伸了伸懒腰,打了一声哈欠就回去睡了。不让人省心的傻瓜呦,离了我你怎么办那。

04.
从荒岛回来之后,董子健就好死不死的感冒了。上一部戏刚刚杀青,于是他干脆给自己放了个假。躺在家里怡然自得的刷着微博。

门口传来一阵急促的敲门声,董子健拉开门,看见小师弟怀里抱着一大袋感冒药,各种各样应有尽有,眼里的担心一览无余。董子健心里有点儿小感动,脸上还拽拽的,“一个小感冒而已,不至于吧。”

刘昊然白了他一眼,从怀里又摸出一碗炸馄饨来。“快吃。”鼻头因为跑的太急,氤氲出了水汽。董子健没有想到,一个多月前的玩笑话竟真的成了现实, 只是人员的对调而已。董子健心满意足的吃起来暖呼呼的馄饨,刘昊然又去给他泡暖姜茶去了。看着在厨房里忙碌的刘昊然,董子健嬉皮笑脸的取笑他,“你好像贤妻良母啊。”

刘昊然故作轻松的甩甩手,头也不回的说,“那我照顾你一辈子呗!”董子健眨巴眨巴眼睛,嘴里含着的馄饨忘记下咽。他卡巴卡巴这只眼,又卡巴卡巴那只眼。一时说不出什么话来,因为他并没有听出刘昊然游戏中的玩笑。

“被吓到了?”刘昊然故作轻松的说。其实心里难过的要死。这是个试探,他相信董子健听出来了。聪明人相处就是有这个好处,不需要表达太清楚,知道就可以,没那个想法大可装糊涂,一笑了之,还是兄弟。

可他不甘心只是兄弟。

“只是一个玩笑……”

董子健打断他的话,“昊然,你要想清楚。我们会非常累,你还想吗?”刘昊然呆呆的站在那里,命运扼住了他的喉咙,他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你不说话我就当你默认了。准备好了吗?”

“什、什么意思?”刘昊然结结巴巴的反问他。董子健咬了咬嘴唇,闭上眼睛就往刘昊然脸上撞。额头重重的撞在一起,嘴唇软软的落在脸上。

刘昊然愣了愣,将手里的姜茶让董子健喝下,与他交换了一个黏糊糊又带点甜辣的吻。

你准备好和我一起对抗全世界了吗?

准备好了。

从黏上你的第一天,我就准备好了。

05.
下一期的录制地点到了杭州,阴雨连绵的天气也没有阻挡五个少年的热情。一大早起来肚子早就饿得咕咕叫,节目组让点菜也没有丝毫矜持,各色小吃点了一桌。刘昊然其实并没吃多少,看师哥那副狼吞虎咽的样子,像是几天没吃过饭一样,终究有点心疼。将自己的那些份全部给了董子健。

他正端着一个比自己脸还大的碗,呼噜呼噜的喝干净了碗里的汤,心满意足的伸出舌头舔了舔,像只贪吃的猫。

刘昊然托腮看着他,忍不住笑得眉眼晴朗。心里像是有一口锅,煮着一锅的草莓牛奶,牛奶煮沸了,咕嘟咕嘟的往外冒。满心都是甜腻腻的草莓牛奶。

小雨淅淅沥沥的下到户外活动时很给面子的停了。刘昊然心不在焉的听着规则,只能感受到右边坐着的那人在乱动。闹腾个不停的脚一下就被刘昊然牵制住,还不安分的踢踢绊绊。

刘昊然在纸上随意的画,忍不住笑出来。董子健和王俊凯好奇地探头去看纸巾,上廖廖几笔却将两个男孩画的形象。一个脸上带颗痣,另一个笑起来有颗若隐若现的虎牙。王俊凯笑着打趣,“昊然,这是要画我们的全家福吗?把我画好看点!”刘昊然笑着应承。

混合饮料很快就做好了,董子健就屏着鼻子小口了一下,五官顿时拧巴在一块。其他几位都迅速投入到游戏,只有他一个人,不甘心的戳戳吸管,挣扎全表现在脸上,遮都遮不住的嫌弃。仅仅啜了一小口,整张小脸便皱成了一团。

幸好也没有多久,游戏便结束了,所有人都没有看见,走的时候董子健将刘昊然留在桌上的纸巾飞快的揣进兜里,然后又若无其事地走开了。

兜里揣着一片少年人遮遮掩掩的心思,纸巾上有填了三个少年,只是与方才两个隔了些距离,仿佛在无声的昭告着作者那些别别扭扭的小心思。

06.
第六期的录制点到了上海,节目一开始就表明的是男女一组,倒有点吓到五个单纯的少年。幸好也全是五个姐姐,愿意包容看看几个人。几个人不怀好意的打趣着懵懵懂懂还未成年的老幺,却不约而同的隐隐期盼起自己的女嘉宾。

眼睁睁看着三个兄弟都被选走了,而另外的女嘉宾却还没来,刘昊然明知道不可能,心里想法却抑制不住争先恐后的冒出来。“小董,”刘昊然抱住董子健哼哼,“要是女嘉宾不来,咱俩组一队呗。”

“你想得美。”董子健撇撇嘴。
刘昊然下一秒便委屈巴巴的耷着嘴角,“小董上一期都山组队了,为什么和我就不可以。”

董子健被这莫名的醋酸的莫名其妙,呲着嘴吓唬他。被金晨选择之后,刘昊然得瑟得瑟看向师哥,果然收到一句带点儿小颤音的怒吼,“把门带上!!”感叹号差点要戳破天际。

节目组一向不怀好意,现在要让嘉宾们在公共场合里寻找目标人,且不被路人识破身份即成功。游戏一开始刘昊然就没有多用心去找目标人,却惊喜的看到了那个熟悉的背影。

他朝金晨嘘了一声,轻手轻脚的靠近。董子健和奚梦瑶在甜品店里流连忘返,对着精致可爱的小蛋糕咽口水。开心的正准备付款,一个小恶魔的声音宛如一道惊雷,在董子健脑袋里轰然爆炸,“是董子健吗?!”

他惊慌失措的转身,却一眼就看见了一张熟悉到欠扁的脸以及恶魔本人,心里顿时明白这无非是幼稚鬼恋人的恶作剧。

大起大落也不过如此了吧,他心里陡然一松,脚一软差点跪下来。刘昊然托住他,笑得像得逞的小孩。董子健被他将了一军,不甘示弱的吼了起来。“刘昊然!”这会儿左脚绊右脚差点被自己摔倒的人变成了小师弟。

幸好甜品店人并不太多,没有人注意到这边的闹剧。奚梦瑶和金晨默契的对视一眼,将两个幼稚起来不分伯仲的师兄弟满堂的拖走,否则恐怕两组的命运就只能到这里了。

07.
第七期节目一开始就和烟花赛跑,饶是刘昊然这般镇定之人也不禁吓了一跳,仔细想想却又挺刺激,少年人身上那股子热血完全激发出来了,热火朝天的做着准备运动。只有一个人例外,象征性的拉伸了一下,就大喇喇地摊在哪里,看着兄弟们都在活动筋骨也没有丝毫不好意思。

刘昊然笑成包子,虎牙一不留神就窜出来了,董子健瞟了他一眼,哼了一声。“笑!接着笑!反正师哥年纪大了,跑不动了,淡泊名利。输赢就看你们这些年轻人了。”张一山和刘昊然使个眼色,两人一人一边拽着董子健就帮他拉伸筋骨,某个大白熊被肆意折腾,叫的宛如杀猪。

只听见张一山淡淡的嘲笑声,“哎呦你可得了吧,懒,不想动就直说了吧。”
小奶音委屈的嚷嚷,“你怎么知道?”

赛跑什么的董子健终究是不擅长,小短腿可劲的蹦哒,还是要靠所谓的年轻人们力挽狂澜。董子健累得头顶上的小发旋都一颤一颤的,却还是要昂着脸向小师弟求表扬。

“嗯,小董最棒了。”刘昊然毫不违心的说出口,却恰巧被张一山听到,扯起嗓门朝刘昊然喊,“不能老宠你师哥!宠坏了咋整?”

刘昊然还未出声,董子健就像只河豚一样,气的蹦起来,“他就宠我!他乐意!”目睹了全程的王大陆默默在心里吐槽了一句,幼稚!

08.
到达下一个场地后,少年们也被吓了一跳。“倒立表演啊?”王叉烧包天不怕地不怕,此刻也终于怂了。张一山和王大陆打头阵后,就是师兄弟了。

董子健咬着奶嘴,围着围兜,还真挺像个婴儿。被吊上去之后,第一个任务就是哭。董子健愣了一下,随即哇哇大哭。右手捏了一个小心心。哭声渐渐衰弱,暗戳戳的给刘昊然比了个wink。wink来的猝不及防,刘昊然被萌了满脸。只想也哇哇大叫,导演!他犯规!董子健犯规!

为了掩饰自己的心思,刘昊然故意揪了揪他鼻子,“还乱演吗?你还乱演吗?”这么一段戏磕磕绊绊的也演完了。刚一解下来,刘昊然就逮着机会啾了一口。“哎!!!!”

在节目播出之后刘昊然才知道是两集节目连在一起播的。看到董子健一个人孤苦伶仃的被丢到一个完全陌生的地方,刘昊然就心疼坏了。尤其是看到一个人就满心期待是不是昊然,一直碎碎念着自己名字,刘昊然就想立刻跑过去亲亲他。董子健上了飞机之后就没再看了,直接打电话给他。

“昊然不要生气。”电话那头的人好像知道,软软的给小狼狗顺毛。“要知道你师哥是个盖世英雄!超厉害的那种!”
刘昊然噗嗤的一声笑出来,“臭屁!”

我希望你喜欢的那个师哥即使不是无所不能的超人,至少也不能让爱的人难过啊。

09.
董子健噩梦般的一期来了。录制地点到了游乐场。谁不喜欢游乐场呢?噢,忘了。董子健不喜欢。别的少年都喜气洋洋,只有他丧到在地上画圈圈,一脸忧愁。

刘昊然幼稚的晃来晃去,“我们这期就玩小董!”玩你个大头鬼!董子健哀怨的看了他一眼,蹲在地上恨不得钻进去,假装自己是一朵蘑菇。

大概今天就是要跟他过不去吧,第一个项目就是园内的游乐设施。“我才不要!!!!”董子健生无可恋。节目组稍稍有一丢丢的良心,其他都可以不玩,但是最恐怖的过山车一定要上去。

诶?董子健看了一眼九十度的俯冲,满脸不可置信:exo me???你他娘的在逗我???磨磨蹭蹭该来的还是来了,董子健也明白想要通过,过山车是肯定要坐的。指望节目组突然良心发现是不可能的。他只是过不了心里的那道坎而已。

另外两队随即赶来,不愧是我们迪迪啊,一眼就看到了死死扒着栏杆可怜巴巴的师哥。刘昊然走过去一边唱红脸一边唱白脸,掰着他的手,软声软语的跟他打心理战,斩钉截铁的跟他保证。一山在一旁大喊,“子健!你上!我们陪你一起!”

董子健终于松开了栏杆,在一阵尖叫声中发现,“啊啊啊啊啊啊我再也不坐过山车啦——”

时间的齿轮飞快的旋转,很快就到了最后一个环节了。刘昊然将自己的表展示给摄像头,自己的名字紧紧挨着董子健。当初写时没想这么多,鬼使神差就这么写了。现在看来自己几乎是不可能赢了,董子健不知道自己从来没有动过一点点动他的念头,一点都没有。

即使是后来装模作样的和张一山商量弄他们时,他也没有动过。两个小恶魔出来的猝不及防,他怂的一批。结结巴巴的说着毫无用处的解释,注意力全在董子健那儿,连王俊凯什么时候靠近的都不知道。他输了,无可奈何得耸耸肩。

节目结束后的某一天他突然问,“当初你有想过搞我吗”
“没有啊。”
他嘿嘿一笑,“那我也没有。”

10.
新的一期,每个人都有一个代表自己的动物,董子健是考拉,在同时也刚好看到刘昊然裤子上的狐狸,与王俊凯那个兔子是一对。沈凌来的时候所有人都在欢迎,只有他心不在焉的视线下瞟。刘昊然一早就注意到他的情绪不对,笑嘻嘻的打趣他,“师哥在吃小凯的醋嘛?不是我自己选的我也没办法啊。”

“我才没有。”董子健被戳破了心事也不恼,只是耳朵尖可爱的泛起一片红晕。我才不跟小孩吃醋呢。

“最喜欢你。”刘昊然摸摸他的头,用哄小孩的语气说。才不是哄呢,是真心话啊。

大半期节目都在腻歪,在堆积木那儿更是到了极致。
“小董。你帮我拿几块来。”
“昊然!往左一点儿!”
“诶!昊然小心!”
“小心点儿啊你。”

刘昊然顺利的推下一块积木,笑容未免渲染了些许孩子气。超级臭屁的说,“没事,塔倒了我们就跑。不会受伤的。”董子健眼珠一转,大陆呢?王大陆此刻坐在最顶,稳坐钓鱼台,听不见下面那对儿坏小孩在怎么商量如何处置自己,不由得开始催促,“快点儿啦!”

刘昊然答案随即脱口而出,“大陆不管了吧。”董子健嘻嘻的笑,心里不由得庆幸大陆听不到。

两边推下来的积木块数基本一致,现在就看哪边儿先倒了。董子健担忧的看向小师弟,刘昊然用力一捅,积木塔啪的倒了下来。刘昊然反应迅速,条件反射的拽着董子健的手腕一起跑了。王大陆被吊在最上面,呵,兄弟情深?见鬼去吧。

关于给小考拉取名字的事刘昊然一早就提名董大然。现在想再提一次却被董子健拽住了发尾,疼得呲牙咧嘴对上师哥那张似笑非笑的脸,“刘昊然,你想都别想。”小狼狗高高撅起的尾巴瞬间蔫了。

“师哥,我觉得董大然这名儿真挺好的。要不咱生一个?”
“现在,立刻,马上,给我滚。”
“…师哥我错了。”

11.
刘昊然觉得自己最近可能是扶老奶奶过马路太多次了,人品大爆发。新的一期当然首先要分队。刘昊然最近睡眠超级不足,懵懵懂懂的随手拉了一根绳,他还没看清那头的人是谁,就听见董子健狡黠愉悦的声音,“刘昊然,看清楚了吗?”两人手里的的绳子晃晃悠悠,刘昊然眯起眼,才似恍然大悟般,“哦,师哥。咱俩一队啊。”

“声台形表”是一个演员的专业素养,第二个台的游戏,只有一个人的纸是有内容的。董子健坐在刘昊然旁边,将自己毫无内容的纸展开给刘昊然看。“看你师哥我的啊。”他得意的眨眨眼,像只小恶魔,收起了耳朵和尾巴,尖尖的牙齿却还是忍不住露出来。

何穗的下一个就是董子健,他清了清嗓子,装模作样的开口,“怒发冲冠凭栏处……”“扑哧。”刘昊然按耐不住的笑出声,嘴角上扬到极致。他感觉到董子健瞪了自己一眼,更加憋不住,干脆直接趴在桌子上,笑得虎牙一颤一颤的。董子健结束了他的讲话,笑得高深莫测,左脚挪啊挪,一脚踩在了刘昊然脚上。刘昊然疼得五官皱在一起,还要强忍着疼念完了。

被污染的药水到底是谁喝了,刘昊然一无所知,他紧紧蹙着眉,一点点的思考着。董子健在一旁静静的看着,他脑子是一团毛线。不过也没关系,反正有小师弟呢不是吗。他紧紧抓着刘昊然的衣角,反正他相信他。

12.
董子健发了一条微博,照片上他低着头,头发被几个人揪着。地点在一个公园里,他和刘昊然还有几个朋友一起,他们有好久没见了,几个人坐在一起笨手笨脚的摆弄着自拍杆。董子健本来笑得可灿烂了,不知是谁的魔爪先伸过来,一把揪住他的毛,唔——!他痛的低下了头,看不见我看不见我!

刘昊然摆弄好之后才发现自己可怜巴巴的师哥正被几个小恶魔揪着头毛,委屈的差点儿哭出来,刘昊然身体快过大脑,迅速抓起手机咔的就是一张。直至现在刘昊然的手机壁纸都还是一个男孩,脸鼓起来,像肉包子一样,可爱的让人想亲亲他。好友偶然看见惊呼时他的第一反应是捂住手机,小虎牙得瑟的护住,不行,我师哥这么可爱,怎么能随便让别人看。

13.
四月播出至六月,也已经是两个月的时间,横跨了整个夏天。少年们从拘谨的打招呼变成嘻嘻哈哈闹作一团。彼此都清楚得很,干这一行的,要是一别就很难再见了。最后一期来到了澳门,五个少年加上长腿小姐姐奚梦瑶分成两队,各自以拍摄MV为最终目的,赢取摄影装备。

第一轮就是蒙眼过障碍。戴上潜水镜后刘昊然就什么也看不见了。像个盲人一样摸摸索索,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笑出了声,茫茫然的在原地团团转。刘昊然心里一急,对自己两个中看不中用的队友十分无奈。“小——董!”

“哎!”软软糯糯的声音登时响起,慌慌张张的指导着,“走走走一直走!不要拐……哎撞了撞了!”刘昊然嘭的一下撞到了设施上,疼得五官变了形。董子健即使看不到也能感受到,虽然心怀愧疚却还是发出了瓦解军心的笑声。“现在你跨过去!哎哎哎再高点儿!”董子健的指挥并不高明,使得刘昊然晕头转向。不过,反正他们还是赢了嘛。

经过一天的奔波后,两队终于开始了最后的任务。最麻烦的其实要数董大爷了。习惯了老大爷作风的他差点儿连姿势都不会摆了。随便的像个来旅游的大爷,杵根小旗就可以当导游了。王大陆则正好相反,怎么帅怎么来,各种角度各种姿势。这俩大爷最后都苦了刘小弟了,前前后后拍了整晚。

“要不我们跳水吧。”不知道是谁提了这么一个错误的决定。这个镜头倒过的很快,可是董子健泡在水里就不想再起来了,干脆和另外两个一起玩起了水。白T恤被池水泡的有微微有些许皱,刘昊然心情颇好得凑过来,“亲一个。”“大陆大陆!”刘昊然的突然凑近将他打了个措手不及,偷偷瞄了一眼背对着他们的大陆,飞快的啾了一口就将脸埋进水里,只露出微微耸动的呆毛。

离别终究是来了,每个人都穿着与平常大不一样的西装,眉眼间多了几分忧愁。“没事儿嘛,”张一山依旧是那副痞笑着的小队长模样。“后会必有期。来日方长,我们江湖再见。”

散场的时候看着逐渐凄凉的舞台,董子健突然没头没脑的开口,“我们还会再见吗?”

“肯定啊。”刘昊然揉揉他,“一山不是说了嘛,后会必有期。”

来日方长。

14.
少年的故事告一段落,师兄弟的故事还在继续。董子健综艺一结束就立马去拍电影了,在杀青宴时逮着机会给小半年未见的小男友打个电话。“喂你在哪儿?”

“你猜猜看?”那边传来类似于小动物的呜咽声,董子健心里对电话那头的幼稚鬼翻了个白眼。“……刘昊然你给老子放开凯撒。”
“嘁。”刘昊然心虚的松开了揪住一团白毛的爪子。
“老子待会儿有个采访,快点儿滚去去看直播。”有新戏接个采访什么的真的再正常不过了。董子健在剧中的角色是个小混混,一口一个京骂说的贼溜,导致于现在都还还不过来。

“你怎么左一个老子右一个老子的?”刘昊然吐槽他。
“老子乐意。”完了,小恋人真是越来越肆意。采访已经开始,董子健瘫在椅子上,对每一个问题游刃有余,四两拨千斤,却在提起他师弟时滔滔不绝。

“他是我师弟,可总喜欢叫我小董。”
“他真的很傻,我感冒了紧张兮兮,自己胃痛却还死活不去医院。”
“我和他上同一个节目,被人说是捆绑营销。他当时就生气了,跟我说‘互相喜欢能叫营销吗?这明明是自由恋爱。’我当时就差点儿笑死。”
“他幼稚死了。明明超级讨厌榴莲,可为了逗我故意抢走引诱我,结果一个失手吞了下去,差点儿没将胃吐出来。”
“有一次录制时,他就住在我隔壁,我跟他闹别扭了,他就会大半夜在那里挠墙。”
“有些事他固执的可怕,比如奶茶只喝香飘飘,薯片只吃乐事,咖啡只喝星巴克。有时宁愿跑大老远去另一家分店买早餐,只是因为店员小姐姐夸他长的好看。是只容易炸毛的小天秤。”董子健笑得眉眼弯弯,眉眼间仿佛揉了蜜一样。

“我知道你们都想知道他是谁,告诉你们也无妨,反正人都是我的了。”

“他叫刘昊然,是我小师弟。”

“也是我先生。”

【FIN】

一点点想说的话

勉强算是个后记了,写一下粉昊健这么久以来的一点点感触。我是去年高能开播第二期的时候入的圈,如今也一年了。这篇文也算是一个小小纪念。高能也播第二季了。默默感慨一句时间真是快。

这篇文是我写的最长的一篇,也是私心比较喜欢的一篇。脑洞突然产生的,感觉会很棒,于是就动笔写了。写完之后发现还是有特别多不如意的地方,没有太写出我想要的感觉。但好像也还可以,那就这样吧。

毕竟还是个学生党,进圈一年写过的文特别少。脑洞倒是挺多的,等我放暑假了再一个个去写吧。现在准备毕业考,不太有时间写了。

昊健是我萌过最长的一对西皮,毕竟太甜了舍不得放弃他们。每次都在我即将跑路的时候突然来颗大糖,将我从跑路的边缘拽回来。一年没看过高能,有些细节记不太清了,于是干脆重新看了一遍。当时就甜的我嗷嗷叫。

在这个圈也认识了挺多可爱的老师朋友,开心。
我的文笔一直都很稚嫩青涩,真的是小学生文笔啊哈哈哈哈哈,所以也感谢认认真真看完我写的每一篇文的每一个人。比心(´∀`)♡

噢对了明天是我生日,所以这篇也当成是给自己的一篇小小生贺叭。晚安。

评论(13)

热度(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