森纸烤奶

希望你能认真又勇敢的去喜欢一个人

【昊健】芒果棒冰

是只要我长期不更文然后突然出来炸个更新就肯定是我又准备考试了所以来攒人品了系列
写一个给夏天的限定供应的故事
ooc和bug属于我,故事属于他们
依旧我流学pa   糅进了几个自己的小故事

01.
夏天的阳光总是刺眼的,稀稀拉拉的穿过树叶透出一片清亮的树荫。马路牙子被烘烤的发亮发烫,路上的行人匆匆忙忙的低头走着路,不去直视那耀眼的让人想要逃避的太阳。董子健低着头,一脚踩在一片树荫下,蹦蹦跳跳的去躲避那毒辣的日晒,皱巴巴的书包里只装着几本练习册,显得空空荡荡。穿过密密麻麻的人群下到地铁站里,被扑面而来的冷气呼呼的吹了个劲。刷卡进站,列车载着他轰轰烈烈的向着前方驶去。

到站之后跳下车,抬起手腕看了看离两点还有十多分钟,贪恋般在地铁站又站了会,蹭着地铁站冷气的便宜,估摸着时间差不多了才恋恋不舍的从地铁站出来。能让董子健这种能躺着绝不坐着的懒虫在夏天里出来,也只有数学这个磨人的小妖精能做到了。

补习班是他们数学老师私办的,在一幢看上去略有些年岁的小楼里,课桌不知是从哪儿得来的,上面刻了些深深浅浅的痕迹,显得凹凸不平。早就有人来了,占据了离黑板最近的位置。低着头不知道在算着什么。

董子健拎着书包走进去,在不大的教室里环顾一周终于找到目标,径直朝人走过去。刘昊然坐在最后一排,他略有些近视,却死活不肯坐在前排,对此他解释说是坐前排不自然,感觉老师老盯着他。对此董子健嗤之以鼻。将书包丢在他座位旁边,一屁股在他旁边的空位上坐下,微微歪头看他。刘昊然面前瘫着本练习册,正抓着笔皱着眉头演算,对身旁的董子健毫无感觉。

董子健呆呆地坐了一会儿,也学着刘昊然的样子从书包里掏出一本练习册和几张白纸,从笔袋里翻翻拣拣,翻出黑色水笔和自动铅笔,才算了几题基础知识就忍不住犯困。他的数学极差,可他的物理却还挺好,之前填文理分科表时董妈妈认真思考了一下,觉得还是选理科好,董子健也不是理科渣渣那种,数学多触类旁通不就会了嘛。董妈妈想的乐观,刚一放假就将儿子塞到了他们数学老师的补习班里。他们数学老师也算是名师了,前几届的理科重点班都是她教。

董子健还在拧着眉毛演算,左边胳膊就猛地被人拍了一下,手一哆嗦黑色水笔在白纸上画出一条黑线,发出刺耳的声音。“张一山!!!!!”张一山笑嘻嘻的在他俩的另一边坐下,被董子健报复性的踹了一脚,他正想踹回去数学老师就进来了,一脸鄙夷,“吵什么呢,外面都能听见了。”两人才赶紧坐好,末了还瞪了对方一眼。

刘昊然才抬起头,大喇喇的瘫在椅子上,眼睛却不看老师也不看黑板,而转头面向董子健,朝练习本努努嘴,董子健眯起眼睛才看清楚,那才不是什么数学作业,而是物理。他突然有点儿心疼正在唾沫横飞的讲课的数学老师。挤着眉毛挖苦他,“您可真行,用数学补习课的时间来写物理。”

刘昊然光明正大且无辜的眨眨眼,“你数学要是有我那么好的成绩也不用听。”

操。董子健趴在桌子上,好半天才憋出一句干巴巴的,“刘昊然你真他妈不是人。”末了却在对方看不到的地方忍不住弯起嘴角。盛夏午后刺眼的阳光好像也没那么烦人了。

能让懒虫董子健在夏天出门的,除了数学,还有坐在他身旁的,弯起胳膊就能碰到的少年。

而且说起来,他才是究极原因。是问题的根本所在。

董子健趴在桌子上,温柔的看着他,在盛夏的阳光里发呆。

02.
补习班终于下了课,董子健慢腾腾的将书本演算纸水笔和练习册一股脑的扫进书包里,刘昊然早就收拾好了,单肩背着书包低着头在手机上点几下,耳机线从肩上打着旋儿滑落,董子健收拾好了过去拽他,“走吧,昊然。”

刘昊然追上来,毫不在意的揽着他的肩膀,蛮横的将另一边耳机塞到他耳朵里,两个人戴同一副耳机的后果就是走路都无法好好走了,被细细的耳机线牵绊着。但董子健很享受这样的时候,一根耳机线将两人连起来,他能听得见耳机里传来的声音,也能听得见自己有力的心跳声。他无声的勾了勾嘴角,刘海出了汗软趴趴的搭下来,他拨到一旁,突然眼前一亮,揪着刘昊然拐去了一条小巷子里。“小董干嘛啊?”刘昊然一头雾水。

“去吃棒冰!”董子健兴奋的小跑起来,耳机线将将挂着,刘昊然不得不跟他一起小跑起来。董子健带着他去了一家小店里,小店店面不大,但东西很多,冰淇淋奶茶雪糕棒冰一应俱全。“昊然。”董子健眨着眼看他,眼里满是期待,刘昊然不忍拒绝他,去买了根芒果味棒冰,撕开包装就让董子健咬了一口先,芒果棒冰刚从冰柜里拿出来,冻的董子健直抽气,含着一口在嘴里,费了好大劲咽下去,立刻冷的直跳脚。刘昊然嘻嘻哈哈的看着他,就着刚刚的缺口也咬了一口,登时也冻的一吸气。两个人互相看了对方一眼,默契的弯下腰笑出声。一根芒果棒冰,被两个人一口一口誓要与它一起同归于尽的决心吃的只剩一根光秃秃的棍子,流着黄色的果汁,刘昊然掏出两张皱巴巴的纸巾,不出所料被董子健嫌弃的白了一眼。董子健的耳机不知什么时候滑落了,垂在刘昊然肩膀,一晃一晃的。

补习班下课是四点半,而现在也已经五点多了,两人前脚贴后脚的跳上公交车,公交车里挨挨挤挤的都是人,散发着夏天独有的闷热。刘昊然先到家,董子健满不在乎的跟他摆摆手,在他跳下车的一瞬间立刻贴着窗户去看他,发现刘昊然也没走,笑眯眯的看着他,脸上带着一副果然的表情。董子健多少有些脸发烧的烫,但还是摇下车窗用力地跟他挥手,有点儿小孩子的幼稚。

03.
周一不出所料的董子健又迟到了,在班主任的目光中脸不红心不跳的承认睡过头了,班主任探究的目光传来,毫不心虚的直视她的眼睛。班主任是教语文的,对于这个天生的语文学霸也不想说什么,叮嘱了几句以后别在迟到了,让他在教室最后一排站一个早上。

董子健拎着书包回到教室,成功的赶上了早读下课的课间,在座位上拆开来的路上买的面包,皱着眉头去看摆在桌上的数学试卷。刘昊然趴在一旁呼呼大睡,他就仗着他数学又是全班唯一的满分而全然不顾数学老师在上面冷冷淡淡的讲评。

董子健三两下将面包解决了,又拆开牛奶吸管,一边吸一边拿着笔将错题改正,改完之后才拿过刘昊然的试卷来对,对了之后泄气地趴在桌子上,除了粗心错的那几题,后面的几个大题改了还是错。他一边仔细看题目一边用笔搅自己头发。

“怎么错那么多。”刘昊然不知道什么时候醒来了,打着呵欠揉着一头乱毛凑过来。董子健不满的瞪了他一眼,没什么力气跟他吵,继续低头去看,刘昊然的声音像惊雷一样在他耳边炸开,“这里,应该这样画,然后这里应该可以套这个公式进去。”他毫无预告的声音吓得董子健捏着牛奶的左手一用力挤了自己满脸。刘昊然愣了一瞬,毫不掩饰的大笑起来,手速极快的掏出手机咔嚓咔嚓连拍几张。大笑着起身去洗手间。背后传来董子健愤怒的吼叫,“刘昊然我套里娃!!!!!!!!”

数学老师来上课时,看着乖巧的贴着墙角站立的董子健愣了愣,招招手让他回座位。拿出试卷开始讲评,“这题错了的,给我站起来。”她面无表情的对着班里说。董子健生无可恋的看了眼耀眼的一个大叉,颤巍巍的站起来。安静了几秒,身旁的刘昊然爆发出一阵大笑。

下节是语文课,董子健笑得阴恻恻的,手里捧着一大捧试卷。随意的翻着登记着成绩。刘昊然突然有种大事不妙的感觉,背脊都不由得挺直。语文老师如期而至,让董子健将试卷分发下去,试卷刚飘到刘昊然座位上刘昊然就猛地一扑捂住了那刺眼的分数,耳边传来董子健鄙夷的冷哼,“我登记成绩有什么没看过呀昊然底迪?”

刘昊然通红着脸趴在桌上,有气无力的反抗,“董同学,我们冤冤相报何时了啊。”

“彼此彼此而已嘛,刘同学。”

04.
刘昊然下课就不见了人影,董子健扯过他的数学试卷,对着一题一题的改正,红笔写的密密麻麻的,像一片快要将他淹没的红色海洋。头晕眼花之际,瞄到刘昊然举着的芒果棒冰,什么都顾不上抢过来像只餍食的猫咪一样小口小口的舔着,挑着眉毛问刘昊然今天怎么对他这么好。刘昊然笑嘻嘻的说当然。请教问题怎么能不给钱嘛。笑意柔软的看着他。揪着他帮自己改正,顺便帮他将那几题数学解决了。

第二节课课间是要做课间操的。董子健犯懒的打着哈欠,被尽职尽责的体委刘昊然推到操场上排在班级的最后一位。董子健一开始看没多少人注意就只是随意摆了几下动作,懒洋洋的在太阳里满足的眯起了眼睛。看着光源的尽头站着个少年,背影挺拔,动作一板一眼,像太阳一样,暖洋洋的,耀眼的。

没有太阳的时候,多看看这些男孩子也好。*

课间操结束刘昊然又指挥着班级回教室,看着董子健慢悠悠的在后面晃,无奈的抓住他的手,带着他顺着人流跑。董子健还有些懵懂,一瞬反应过来了,心安理得的任由他牵着自己,笑意绵延。

05.
他们学校旁边就有一家奶茶店,里面也有芒果棒冰,董子健下课就拽着刘昊然去买,刘昊然单脚支着单车,歪着头看他,董子健很快就出来了,手里举着两根芒果棒冰,一根递给刘昊然,一根自己舔了舔。嘴角都还带了些芒果汁。

“怎么今天那么好心请我吃棒冰?”刘昊然叼在嘴里,含糊不清的问他。

“感谢刘小爷数学试卷的救命之恩啊。”

“那这样说我就是你师父了啊,你得好好考知道不,不能给你师父丢脸。”刘昊然神情柔软的看着他,“小董你想考去哪里啊?”

“唔,不知道。还有一年呢。”

“一起考去北京好不好?”

“好。”董子健看着有些别扭的提出要求的少年,背后是一片红澄的晚霞,像是被人打翻了的颜料盘一样,美的耀眼。他微笑着点点头。郑重的承诺。

05.
考北京自然没有那么容易,董子健学数学已经学的快吐血了。下定决心撑过这几年以后都不要再和数学有任何关系了。刘昊然托着腮看他抓狂,笑容张扬,眼神却温柔的像一汪水,层层叠叠掀起的波浪能让董子健喘不过气。他脸皮白,脸红的很有过程感。刘昊然往往看到他脸红了会嘻嘻哈哈的大笑。董子健涨红了脸,狠狠的在他大腿处拧了一下。刘昊然毫无征兆的惨叫立刻吸引了大半个班级的回头率。张一山回过头来,只看见趴在桌子上只露出一丛毛的董子健笑得胳膊一抽一抽的,刘昊然则在一旁痛苦的倒吸冷气。张一山一边发出啧啧啧的声音,一边在转回头的时候毫不犹豫的板过身边坐着的小孩,一本正经的嘱咐他别离那俩人太近。

会被闪瞎狗眼的。

董子健在数学题海里深深浅浅的飘浮着,学的头昏眼花几点几分都不知道了。不知什么时候耳边传来刘昊然的声音,“小董,看过来。”

“忙着呢。”董子健埋头计算,头也不抬的对刘昊然说。刘昊然无奈,揪着他头顶的发旋迫使他抬起头来。

董子健颇是无奈,看着他笑意盈盈的说我给你变个魔术好不好。

噔噔噔,你看这是什么。刘昊然手里捏着根黄澄澄的闪着莹润光泽的棒冰。董子健眼睛一亮,毫不客气的抢过来,一边含着含糊不清的说谢谢一边继续跟数学题较劲。过了几分钟他豪迈的甩给刘昊然,“来,刘小爷来帮我看看正确率。”

刘昊然笑着接过,低着头认认真真的开始给他批改。董子健含着棒冰看他,其实他这个位置啊,可是全校的小女生都羡慕不来的呢。离刘昊然那么近那么近,上课无聊可以一起画九宫格打发时间,也可以被逮到的时候一起低着头罚站,然后发现老师出门时迷迷糊糊衬衫都没穿好一起嘿嘿嘿嘿的笑;上课神游突然被叫起来回答问题也不怕,他会在下面小声地提醒。他可以光明正大的呼呼大睡,因为刘昊然肯定能给他打掩护。刘昊然还会给自己买芒果棒冰,属于夏天的限定供应。他已经比刘昊然的所有追求者多了太多福利了。只是不知道坐在自己右手边的这个少年,是不是也是限定供应。

刘昊然很快就改完,挑着眉毛说他进步神速嘛。董子健趴在桌子上懒洋洋的勾了勾嘴角,那当然啦。不然也对不起你嘛。

06.
期末考试如期而至了。董子健并没有大难临头的危机感,只是在临考的前一瞬突然兵荒马乱,好在很快就重新安定下来。他的题海战术多少还是有些用处,面对那一大片的数学题也能游刃有余的解题了。不至于当初的慌乱和无所适从。考场里安静又炎热,只有几台基本等于垃圾的破电风扇摇摇晃晃的在头顶旋转,窗外倒是投进来一片树荫,只是没多大用处就是了,不过遮住了令人莫名烦闷的阳光也好。

董子健直到考试结束的最后一刻才站起来交卷,刘昊然早早就交卷了,斜斜的挎着一个单肩包,两手背在身后,无所事事的在用脚尖转圈。

“考得怎样?”

“还可以啊。”董子健无所谓的耸耸肩,“反正全部答案都填上去啦,对不对看运气了。”

“那我给你变个魔术。”

董子健看着不知为何突然紧张起来的刘昊然,顺从的闭上了眼睛。
“噔噔噔,水逆退散!”

还是一支芒果棒冰。董子健早就猜到,了然的伸手刚要接过,刘昊然手臂一举,“你要再看一个魔术。这个是观赏费。”

董子健重新站定,闭上眼睛。等刘昊然让他睁开时,好像什么都没变,他不由的笑了,眯起眼睛狡黠愉悦的笑,“你变了什么呀刘同学?”

“噔噔噔。把我变成你的男朋友。把董子健变成恋爱人士。把张一山的预言变成现实。”

董子健倏的睁大了眼睛,接过芒果棒冰,好半天才想起来反问他。“你怎么知道我一定会答应你?”

“不答应,就当魔术失败了呗。”刘昊然笑嘻嘻的,“然后在施个魔术,把我们都变失忆,就还能继续当朋友了。”

“而且,我一看就知道你喜欢我啊。”

07.
张一山也没说什么,他只不过跟同桌说,你等着瞧。刘昊然和董子健一定会在一起的。

同桌睁大眼睛问,为什么啊。

张一山扭头去看,因为,旁人一眼就能看明白。两傻子还在玩着我觉得你不喜欢我但是我喜欢你到我的全世界都是你的游戏。

彼时董子健正在埋头写试卷,刘昊然温柔的看着他发呆,董子健写写停停,一会儿就咬着笔神色娇憨的不知道跟刘昊然说些什么,眼里有自己都无法察觉的熠熠星光。

08.
董子健突然想起前几天突然出现的一个问题。

不知道他,是不是也是限定供应。

现在他可以知道了。

刘昊然永远只对董子健供应。

【End】

*出自二熊的《最好的我们》

评论(4)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