森纸烤奶

希望你能认真又勇敢的去喜欢一个人

【安雷】新年快乐

新年快乐

1.

安迷修是在手机提醒才知道今天是十二月的最后一天,也是2017年的最后一天。安迷修做好早餐出来正好对上疲惫的打着呵欠的雷狮,“不要老是熬夜,对身体不好。”安迷修皱了皱眉。

“知道啦,,安老妈子。你怎么这么啰嗦?”雷狮喝了一口豆浆,大概安迷修的念叨终于起了作用,他不知从什么时候起也喜欢上了这种岁月静好的生活。

“诶对了,恶党,你知道今天什么日子?”安迷修漫不经心的问。

“今年最后一天啊,怎么了?有问题吗?”雷狮略带嘲讽的说。

“没事。”安迷修平静的吃饱了早餐,正要收碗,却被雷狮一把拉住了手腕,“我们去骑车吧。”

2.

雷狮说骑车,就是雷厉风行马上就去。一前一后,两辆自行车在风中疾驰而过。安迷修的车技实在不好,骑的快也只能勉强成直线。只要雷狮骑车故意逼近他,自行车就骑的歪歪扭扭,在马路中间扭起了秧歌。

“傻逼骑士,你连自行车都不会骑还想骑马?”雷狮单脚支地,悠闲的的看着安迷修满头大汗地将自行车摆直,大肆的嘲笑他。

“我只是平衡感不太好。”安迷修下意识的反驳。“走吧!带你去上坡!”雷狮张扬的笑容里藏着无限的狡黠和忍不住的兴奋,率先跨上自行车,朝安迷修吹了声口哨。安迷修无奈的笑笑,跟在他后面悠悠的骑。

3.

安迷修看着那高高的坡度,还是选择了下车推上去。“胆小骑士。”雷狮不屑地嗤了一声。

才不是呢。安迷修摇摇头,“我对自己的车技还是有点儿自知之明的。”雷狮不置可否的跨上车,弓着腰往坡顶蹬去,衣角被风吹得鼓鼓的,像一只展翅飞翔的雄鹰。

到了坡顶最高处,安迷修才发现有那里不对。“那我岂不是还要再推下去?”雷狮白了他一眼,接过自行车,一松车把,自行车就如失控了一般,轮子咕噜噜的转的飞快,一股脑的往下冲。

安迷修吓了一跳,“这样好吗?撞到人怎么办?”
“婆婆妈妈的。”雷狮拍了拍后座,示意他坐上来,“带你骑下去。”

安迷修战战兢兢的坐上去,刚一坐稳雷狮就冲出去了。他们迎风飞驰,雷狮的黑发和头巾飞起来,糊了安迷修满脸。他甚至能闻到雷狮沐浴液的气息,像一张温柔的网,铺天盖地的将安迷修包裹起来,使他动弹不得。

雷狮逐渐兴奋起来,渐渐松开车把,两臂张开,感受着从指间溜走的风,以及凛冽的冷空气。安迷修却在后面担惊受怕,忍不住提醒雷狮,“你小心点儿啊。”

“唔。”雷狮含糊不清的应了声,却没有丝毫要放慢速度的迹象。安迷修一只脚够着地板,“停车!我要下车!”自行车嘎吱一声停下,轮子摩擦地面发出刺耳的声音。

安迷修跳下车,扶起自己摔得惨不忍睹的自行车。“走了!”雷狮的笑容没在了阴影里,放肆而张扬。

4.

雷狮冷着脸,用力的一脚踢开自行车,自行车不堪重击,摇晃了几下摔倒在地发出一声巨响。“自己没打好气,拿车撒什么气?”安迷修的声音从身后悠悠的传来。

雷狮不满的哼了一声,“有什么大不了的。本大爷不要他了!”现在的雷狮倒像个耍无赖的小孩子。

“那你怎么回去?跑着回啊?”安迷修有些好笑,雷狮我行我素惯了,从来不计较后果。

“我坐你车呗。”雷狮耸耸肩,露出一副无所谓的神情。

“啊?”安迷修暗自腹诽,也不怕我摔了你。他叹了口气,跨上自行车,待雷狮坐稳后,缓慢的向前骑行。

“快点儿,别磨磨唧唧的。”雷狮不满的扯了扯安迷修的发尾,疼得安迷修倒吸一口凉气。“那你踩稳啊。”

安迷修逐渐加速,雷狮兴奋的忘乎所以,一下子站在自行车上,两天长长的白色发带向后飘逸。自行车由于雷狮的突然起身而东倒西歪。安迷修惊叫着,“你别乱动啊!”雷狮得意的大笑,故意摇晃车,引得安迷修一个急刹车,他差点儿扑上前面。

“都叫你别乱动嘛。”安迷修的声音落在雷狮耳里,就多了三分欠扁和四分得意。

安迷修查看了一下自行车,无奈的叹了口气,“这辆也没气了,看来我们真的要走回去了。”“哦,是嘛。那走啊。”雷狮迅速转身,大踏步的将安迷修远远抛在了后面。

两个人沿着湖边,一直走到了市中心,最繁华热闹的地段。“今晚有烟花。”安迷修问了几个人才知道今天这么热闹的原因。

“那我们来看烟花吧。”雷狮懒洋洋的倚在栏杆上。安迷修凭着直觉,能感觉得到雷狮的漫不经心是装的,他远远没有所表现出来的那么随意,实际上他紧张得要命。

“好啊。”而且安迷修能感觉到自己一口答应时,雷狮陡然松了一口气。安迷修在心里偷偷的笑,这死要面子又别扭的大猫猫哦,怎么这么可爱。

5.

晚上吃饱饭后,安迷修的手机振动起来,是雷狮发过来的微信:你可以了没有?上天台去看烟花。安迷修看了一眼堆积在水池里的碗筷,水哗哗的流,满的都快要溢出来了。他伸手关上水龙头,第一次任性的决定就这样泡着先不管了。手忙脚乱的回复了一个“我可以了。”便急匆匆的解下围裙,拿上自己的外套就出了门。

雷狮所说的天台,是一个人烟稀少的地方,却也视野开阔,是个十分难得的好地方。安迷修上到去的时候,雷狮已经坐在边沿5了,长长的白色发带隐没在夜色中。

安迷修走到他旁边,挨着他坐下,愧疚的开口,“对不起,我来晚……”

“嘭!”盛大的火树银花瞬间绽放,将夜空渲染光亮。雷狮的侧脸专注而认真,许久他才转过头来,“你刚刚说什么?”安迷修温柔的叹息,“没事。”绚烂的烟花喷薄而出,雷狮也被烟花渲染了些许孩子气?这样的雷狮,令安迷修深深的着迷。

雷狮突然的转过头,安迷修就这样猝不及防的撞进了那片幽紫色的眸子。一分钟前,这双眼睛里还绽放着火树银花,现在却满满的都是安迷修。

“开始倒计时了。”雷狮看了看时间,又看了看夜空。烟花迅速绽放出一个“5”的样子。

“安迷修,你听好。有些话我只讲一遍。”烟花急速上升,“4”。

“我雷狮生性自由,无拘无束。”又一簇烟花腾空而起,旋转飞升,“3”。

“我一直没有什么能让我有所牵挂。我也以为我不会有所羁绊。”明亮的烟花在夜空中放射出璀璨的光芒,“2”。

“可我也有了让我割舍不下的事或人。”雷狮的背后,仿佛已然敲响了2018的新年钟声。最后的倒计时,烟花急骤升空,描绘着“1”。

五——四——三——二——一——

“新年快乐。安迷修。”

新年快乐。

【END】

评论(4)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