森纸烤奶

希望你能认真又勇敢的去喜欢一个人

你好,再见

* 来自@一路向北 的文手挑战,选择虐文5,大概我是最迟交卷的吧(心虚

*不喜勿喷

*ooc,渣文笔,短小不精悍

傍晚的天空,带着一种朦朦胧胧的感觉。耀眼的夕阳给浮云镀上了一层金边。刘昊然坐在飞机上凝神望着窗外,却魂不守舍。

董子健……没有接自己电话。往常,在登机前,都能接到他的短信亦或是电话。听不到熟悉的小奶音,刘昊然沉不住气。他现在只想飞机快点飞,早点看到那个让他魂牵梦萦的人。

下了飞机后,刘昊然打开手机。十几个未接来电让刘昊然慌了神。他咬了咬嘴唇,回拨给那个电话。

“嘟……”电话被接起,电话那端传来张一山急切的声音:“哎呦祖宗你可终于接电话了……”

刘昊然顿时有了一种不好的预感。

张一山咬咬牙:“你快来医院。”又仿佛知道刘昊然在想什么“是子健。”

听到那个名字,刘昊然大脑“嗡”的一声炸了。他急急忙忙的招来了一辆车:“去医院!快点!”坐在车上,他的大脑一片空白。

和董子健是在校园里认识,新生报到的那一天,一切都正好。而眼前这个撞到刘昊然的冒失鬼,就是董子健。距刘昊然回忆,那天的董子健白的反光。

后来两人熟络了,相爱了,一切水到渠成的发生了,那么的顺理成章。在一个普通的夜晚,没有庸俗的玫瑰花,只有忍不住脱口而出的告白。

董子健的撒娇,是理所当然的。他会在刘昊然板起脸佯装生气时,俏皮的眨眨眼,然后猝不及防的啵一口刘昊然;会在刘昊然辛苦做饭时,圈住他的腰,发出哼哼的鼻音,使刘昊然任劳任怨……过去有多美好,现在就有多绝望。

从医院是怎样出来,怎样回家的,刘昊然都记不太清了。他犹如行尸走肉一般,恍恍惚惚,像是被抽走了浑身的力气。

坐在医院的走廊里,他第一次感觉到了无助。当医生走出来遗憾且抱歉的朝他摇头时,刘昊然发现,原来人在极度悲伤时,是不会哭的,因为已经没有力气了。

刘昊然呆呆地坐在沙发上,他只记得,白床罩蒙上小董时的绝望,小董离他越来越远的无力。人都是矛盾的,夜黑害怕时希望没有鬼,可在亲人去世时,却又希望有鬼。

之后,是葬礼。黑色相框上的那张年轻的脸庞,再也不会笑了,再也不会嗲着音朝刘昊然抱怨:“昊然,我饿了。”刘昊然感觉泪水再次决堤,他再也忍不住,捂着脸哭了起来。

良久,刘昊然感到一双手搭在肩头,他抬起头,看到了董妈妈那张苍白的脸:“昊然,”她抬眼望向天空,呢喃着,“子健……已经走了,可我们还要好好的。”

料理完董子健的后事,刘昊然回到家,疲惫的打开家门,他依旧在隐隐期待着,期待那人会蹦蹦跳跳的过来,脸上挂着傻傻的笑:“昊然,你回来啦~”

许多年后,刘昊然在王俊凯的婚礼上,看到了张一山夫妇。三人闲聊时,张太太感慨道:“昊然你看,小凯也结婚了,你什么时候也找个女朋友啊?”

刘昊然摇摇头,晃了晃无名指上明晃晃的戒指:“山嫂,我结婚了。”

从王俊凯的婚礼出来刘昊然驱车前往墓园。他在一块墓碑前停下,伸出手拂走了上面的灰尘。“小董,”刘昊然掏出另一枚戒指,“这是你的。”刘昊然努力的牵扯了一下嘴角,絮絮叨叨的说这着话,说着说着,刘昊然自己又哭了。

“说好一起到白头,你却离我远去。”刘昊然呜咽着哭了一会儿,突然伸出手,将泪水全部抹掉,扯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不过这样也好。”

再也没有什么能让我们分开。

评论(4)

热度(11)